好文分享‎ > ‎

大学毕业二十年再聚首,感叹中国变化翻天覆地

发布者:Guilian Xu,发布时间:2011年4月6日 上午10:04

出处:http://bbs.wenxuecity.com/backhome/433791.html

这些年来,虽然每年都回国,也能感到中国发生的巨大变化,但因为这种感觉是渐进的,所以感触不是很深。今年回国的主要目的是参加大学毕业二十年的聚会。毕业后绝大多数同学再未相见所以对我来说,是二十年来第一次见很多同学在自己原来熟悉的人身上,把中国二十年来积累的变化,一次性体现出来时,真是让人无比感叹。

1. "六四"抗议学生已成政府中流砥柱

作为少数"有幸"参加两届"学运会"的大学生(8789年学潮),我们这届大学生被89学潮牵连最多,处境最惨。而我班尤甚,有20%的人被处分。

同学A:当年六四后,大叫"打倒共产党""过二十年再和共产党搞,看谁搞得过谁?",如今已是一个地级市的税务局长。不仅看不到当年的愤激,而且被公认为土匪和流氓作风(在饭桌上,当着女生的面,脱掉鞋,把脚翘到桌上)

同学B:六四后,参与扒铁路,造成铁路动脉中断,毕业前被处分。现在是一发达地区的银行行长,掌握存贷款近二百亿人民币,被限制出入境。这次见面提及此事,嘿嘿不言,并转语其他。

同学C:六四后,带头组织人冲击政府,被隔离审查一年有余,被处分,但未被判刑。靠非法集资获得第一桶金,现在已是金融大亨。

AB两人最喜在饭桌上灌人酒,还是高度白酒。本人酒量浅薄,十几年不喝白酒,也被硬是灌了二两。

当年的热血青年,学运中坚,二十年后,已经成为了中国的当今的中流砥柱,成了当今政权稳定的柱石。这民运能不衰吗?

2.搭上了中国经济的快车,成了既得利益集团的一员。

当年我班的组成情况是:来自大城市的只占20%,来自小镇,小县的占50%,来自农村的占30%。没有一个有任何值得吹嘘的家庭背景。如今,在海外10%,在京上广深一线城市50%,在其他大城市40%

同学D和我联系较多,几年前常和我吹,他是在国内同学中混得最好地。同学D自办一家有约一百人的公司,自称连长。拥有写字楼,商铺,房产等资产大约4千万RMB,每年收入大约3-5百万RMB。现在再也不说此话了,只是多次和我说,我们班同学中有好几个隐性富豪。同学E就是隐性富豪之一。同学E是真正地出生农民,伙着一拨农民去藏区挖矿,大发。和我说现在每年在北京买四,五千平米的房作投资。难怪北京房价跌不下来。

其他的同学有的是法院院长(改行学法律,说当年改行考法律,还考了个本市第一),有人大主任,大学教授,银行行长(不只一位),自办企业(最多)。对比当年分配后,一片凄风苦雨。当年,研究生不让考,政府事业单位不让进,同学基本都进了工矿企业,每月工资大约一百大圆,而且没有一个分配到一线城市。我的另一个好友,同学G就分到装配线上拧螺丝,现在也是个银行行长啦。如今,简直是天地翻覆。就以另一同学F为例。同学F,女生,分配后,不满当时的工作,三年后回校读研,再三年毕业后,到一线城市大学任教,因身体缘故,再加上本人也很淡泊,除上课外,也不搞什么课题,外快,夫妇俩人都是靠工资,本本分分,就这样,十几年来,也攒了三套房,价值在六百万RMB以上。同学F是个典型,也没做什么突出的事,就是搭着中国经济过去十余年起飞的快车。而过去十年,美国房价基本没涨,股票基本没涨,工资(以RMB记)基本没涨。而中国过去十年,房价一线城市5-10倍,二线城市3-5倍,工资3-5倍。中美财富差距大幅缩小。如果未来2010-2020十年重复过去十年的故事,恐怕中超美将大幅提前。

我们同系其他班也在搞聚会,情况也相当类似。起码,从我的同学来看,中国这个既得利益集团还是相当大地,容纳了大批的平民,有才能的平民还是大量地搭上了经济快车。这些人就构成了中国当前政治稳定的经济与政治根基。

3.竞争已在下一代展开。

很多同学是带家眷来参加聚会的。于是就有了观察各自子女,婚姻和家庭的机会。结婚早的同学,孩子普遍都上初中,高中了。不出所料,大家对子女的教育是极端重视的,毕竟大多数只有一个孩子(少数10%有两个孩子)。现在的孩子真和我们当年不一样了,眼界,知识面都很开阔。更重要的是更自信,更强的自我意识,更开朗。有一个女孩印象特别深,才14岁。新加坡在中国招一百名全额奖学金高中生到新加坡读高中,她就考取了。不出预料的话,她高中毕业有很大机会到世界名校上大学,世界名校的门已经向她打开了。更奇之处在于她不是在北京,上海等一线城市,甚至不是在省会城市受的教育和培养,只是在一个内陆的地级市。可见就是内陆的教育水平也是不能低估的,并不是只有大城市才有好的基础教育。大家对国外的大学,尤其是美国的大学还是很推崇的。有不少人开始规划子女留学的事情。现在,是我们在竞争;再过二十年,就是他(她)们在竞争了,而这个竞争现在已经拉开了序幕。我现在认识到,在美华人让子女学好中文,不仅只是一个继承文化的问题,更是一个竞争力的问题,毕竟下一代面临的是更激烈的全球竞争。

4.婚姻--还是男权社会?

当年我班男女比例达到了惊人的81。当然比我校的某些和尚班好。同专业的某低年级班更惨:一毛班--全班只有一个女生,还是一美女。这个的女生多爽啊,一人就顶了半边天,后面还跟了一个排。所以剩女这种东西和我班女生是不沾边的。女生们在想嫁人的时候,都毫无困难地结婚了。男生则参差不齐,但陆续也配上了对。二十年后,男生基本还是原配,换了老婆的不倒10%。还有几对甚至是当年大学的原对。

女生,50%离婚,25%长期分居,25%比较幸福。成绩最好的,长的最漂亮的都离了,反而是各方面都不突出的婚姻最幸福。75%毕业后又考了硕士,博士。那幸福的25%反而什么也没读。我这次还见到了一个从小学同学到高中的女生,她从小学到高中,除了第一名之外,从没考过别的名次。北大毕业后,大学任教,至今未婚。

男人,越能干,事业越发达,家庭,婚姻就越幸福。女人则似乎是成反比。

5.海龟,暂时殿底;海外学位,迅速贬值。

我有个大学同学在美国,回去前怎么也联系不上。聚会时,俨然在座,一问,已于去年海龟了。在美国九年,拿了硕士,博士学位(不算很有名的学校)。现在珠三角的一所大学任教。回去时,得了安家费大约三十万,年薪十万,暂未购房,购车。看起来,美龟博士暂时落后。其实,他本人还是颇有能力的。只不过,过去十年,他购入和持有的资产(美国博士学位)迅速贬值,而国内同学持有的资产迅速升值,才拉大了差距。想想十年前,有个美国博士学位是何等的风光啊!但我看他对未来还是很有信心地。

我认识另外一个美国海龟,女,未婚,硕士毕业,CS专业,因家庭原因2003年回国,在内地一大城市。进大学任教,刚开始,月薪才二千。两年后,评了讲师,然后,结婚,生子,又耽搁了一,两年。今年回去,月薪已过一万(在那个城市,已算高薪),已购房两套(一套尚有贷款)。

说到海外学位,就再说这次回国知道的另一件事。某中青年教授,专业能力相当突出,但遗憾没有博士学位。虽然从小学到大学的外语都是英语,对日语基本不通,但去日本留学不到一年,就成功获得日本博士学位。现已成为某省最年轻的二级教授(院士才能是一级教授)。这种博士学位称为论文博士,据说在国内某些大学中十分盛行。

这海外博士学位能不贬值吗?

6.挫折其实是种财富。

当年我班大学毕业时,真是一片凄风苦雨啊。基本上是全部下到工矿企业的基层,在装配线上干活的就有好几个。更有背了处分的同学,直接被排除在计划统一分配之外,跑到深圳工厂打工,说真不是人干的活,几十个人挤一间房,一天装配线上十几个小时,一个月都不一定能休息一天,伙食还奇差。另外,很多同学都经历了企业倒闭,下岗。虽然如此,大家都顽强地活着,奋斗着。

对比之下,同学甲,同专业,比我们高几届,我们入校时,已是研究生。同学甲,真是我们的偶像啊。成绩好就不用说,免试推荐研究生。不仅成绩好,体育也好,篮球打得棒啊。不仅体育好,人也特别帅:185的个子,皮肤白皙,再加上英俊的脸庞。政治上还特别红,大三就入了党。那时大学学生党员比例不过百分之一,二。要才有才,要人有人,要貌有貌。是学校,学院,系的重点培育对象。不知道是多少女生暗恋的对象。有个女朋友,校花级别的,身高绝对有170CM。记得,当他把女友带到我们班时,不知勾直了多少人的眼睛,心里的哈喇子也不知流了多少。绝对地惊艳,至今难忘。89年硕士毕业后,分配到深圳最大和最有名的国企,很快就展露头角,得到提拔,仅仅几年,就成了独挡一面的中层干部。我班很多同学,流浪到深圳初期,都得到过甲的帮助。这次回去惊悉,同学甲已于多年前跳楼自杀身亡。据说是为友所骗,损失公司(国家)数百万资产,愧恨难当,跳楼自杀。真是傻啊!就算撤职,就算坐牢,几年后不就又是一条好汉。现在,随便个贪官,不就是几百,上千万。真是好可惜啊!多么杰出的一个人,还留下了孤儿寡母。

同学乙,我读研究生时的同班同学,本科上海同济毕业。成绩优异,文质彬彬,身材挺拔,身高175以上。一表人才啊。被我们的副院长(后来升为院长)相中,招为独生女儿的乘龙快婿。当时还是托一个任课老师来说的媒。自此之后,衣服有地方洗,周末有地方去,吃饭有美人陪。切!把我们一帮光棍羡慕得两眼冒光,酸话不知说了多少。毕业后,分到深圳的一个很著名国企(上市企业),女朋友也一齐分去,都在同一企业工作。几年前,看破红尘,抛妻弃女(有一女儿),出家了!

讲到坐牢。就要讲讲同学丙。丙和我同级,同系,不同班,我们是老乡,来自同一城市,所以玩的不错。丙成绩不算突出,但是属于那种“peoplesmart"的人,中文就是特能混的人。大学毕业后,回我市工作。第一年,我暑假回去找他,他还下放在一个小县守仓库。第二年暑假再去找他时,已返回省城总公司,并且还分了套两居室的房,自豪地带我参观他的新家(当时他未婚),是我知道的同学中最早有房的一族。后来出国断了联系。几年前,联系上一学妹,一打听,几年前就进了监狱。原来,丙是发展地挺好,把各级领导都招呼地很好,工作几年就升成了分公司的头,然后就遭遇了个经营失误,公司损失数百万,说不清是他的主意,还是公司领导的责任,但总要有人顶缸吧,肯定不能是领导啊。判了八年,老婆带着孩子也跑啦,妻离子散!现在算来也已经出来啦。对比甲,他算是很坚强地。同样的事也发生在美国。到美国后,读PhD时的同学,都算是尖子中的尖子。也是一个出家了,一个跳楼了。

教训啊。都是精英啊。都是太顺惹的祸。一直以来,都一帆风顺,遇到大点的挫折,就容易钻牛角尖,容易走极端。学历越高,是不是就越脆弱啊?文革中,同样被委屈,好像也是知识分子的自杀率远高于地,富,反啊。

有点挫折好啊!挫折是一种人生财富。同一个人,同样的挫折,早点比晚点好,年轻时比年老时好。尼采不是说:That which does not kill memakes me stronger

7.学历,学位,智商(IQ),情商(EQ)

高中(95%都考上大学),大学,研究生时代的同学,都有经商,作官都很成功的人。三个群体中,不论哪个群体,成功程度都似乎是和情商(EQ)成正比,而和智商(IQ)成反比,不是绝对,而是大致。似乎智商高,情商就低,情商高,智商就低。IQ+EQ=C(常数)。但总体而言,研究生时代的同学强于大学时代的同学,而大学时代的同学的同学又强于高中时代的同学,看来,这常数C还有C1C2C3之别,而且C3>C2>C1,教育水平越高,这个C值越大。

8.母校,物价与蚁族

这次毕业二十周年聚会,回母校参观,怀旧是免不了的。母校这二十年来,吞并了周围数所高校,已像中国一样地崛起啦。

故事一:同系另班也在搞聚会,想摆摆谱。提出捐五万立个小碑,校方答复,再多的钱也不行。退一步,要求植树,校方说,可以,七千块一棵,让种了七颗。成为我班笑谈:母校现在控股三家上市企业,资产数百亿,区区五万就想立碑?

回到了老地方,一下就像回到了二十年前。过去的宿舍倚在,虽然外观上有翻新,但还是一眼认出了它。进去时,碰上了点麻烦。我们的宿舍已经改为了女生宿舍,还是女研究生宿舍。最后,进去了,回到了二十年前的床前,紧紧握住现在妹妹的手,心潮澎湃,仿佛一下回到了从前,口中连说:我们是同床,不,有同床之谊。

然后到老学生食堂就餐。据说食堂伙食有补贴,所以要有饭卡。当年的菜票变成今日的电子饭卡,可见时代与技术的进步。我们当年的食堂也是有补贴的,这点倒没变。不用自己带饭碗了,食堂提供。但对比菜价,确已是二十年前的十倍。以前肉菜三毛五,现在三块五,素菜5分至一毛,现在一块至一块五。酸奶三毛,现在三块,气水二毛,现在二至三块。以前,一餐一荤一素四毛五,现在四块五。大学食堂不以盈利为主要目的,价格主要是原材料和劳动力,同一个食堂,也无大装修,土地成本也可不记,所以,我觉得这个对比比较好地反应出二十年来物价的上涨。就是说二十年来,物价涨了十倍,差不多是每十年三倍多。

谈完物价,就讲讲大学生工资。我表侄子今年本校大学毕业。计算机专业,家就在本市。起薪每月1200元。我问了一下,这是相当普遍的行情。表侄子不想去上班,表姐(他妈)劝导说,我当年(85年)大学毕业时,才每月60元,现在不也一万多。好在表姐已为他买好了两套房子,要不然,不就是一蚁族?对比二十年前,大学毕业生月薪(工资+奖金)大约在120/月,按十倍通货膨胀,现在的毕业生工资没有任何提高。但当年的大学生,可以分房,不用交房租;有免费医疗和养老,不用交医疗和养老保险;更何况当年大学免费,不用每月还学生贷款;由此可见,现在刚毕业的大学生,比我们当年的待遇都大大不如。要是父母靠不上,哪不就得蚁族了?

9.癌症已成各阶层,各年龄层的杀手

这次回国,另一件震惊的事就是癌症。

今年年初,我老婆就告诉我她在陕西农村的表侄女得了癌症,才13岁。

这次聚会时,我当年的一位好友没有来,一问,才知道得了癌症,刚做了化疗,连话都没法说,自然无法出席了。这位老兄当年大学时,可是体壮如牛。足球,篮球,排球,羽毛球,乒乓球,球球都好,球球都玩,球球都精,是个体育的超级FAN。所以,他得癌症的消息显得额外地突出,并且,他毕业后,家庭事业都不错,现在也是一位银行行长。

在闲聊中,又得知当年同级的生物系的一个同学,经常和我们一起踢球的,几年前也得癌症去世了。

回家后,谈到这个话题,我母亲说,记得吴阿姨否?她大女儿和我同年考上大学,哈工大,三年前,也得癌症去世了,留下了个5岁的儿子。女儿的老公也另娶了,把儿子留给了老两口,还好,他们还有另外一个女儿。

亲戚聚会时,舅妈告诉我,她的侄女,34岁,今年春节时,经常咳嗽,到医院检查,发现晚期肺癌,6月中,人就没了。

所有这些中,最让我震惊的还是我的青梅竹马,当年,我们两家是对门,同一栋楼,同一单元,同一层。我们俩同龄,从小学到高中都是同班同学,直到高二文理分班,才不同班,有好多年,我们每天早上都是一起去上学。上大学后,联系就少了,大学毕业后,她留在了北京,没有回家乡工作。但这么多年来,她的消息,通过她母亲,我母亲,还是源源不断的传到我的耳中,每年回国,我母亲都会给我她最新的UPDATE:她读了北大和北外的两个硕士,一个法律,一个外语。她考了律师执照,当了跨国公司的法律代表。她结婚了,老公是她同学,生了个女儿。她工资很高,每月三,四万(几年前)。她在北京买了好几套房。今年我妈又给了我UPDATE,却是非常让人伤心。她的女儿去年得了淋巴癌,不到半年就去世了,死时不到10岁。这个巨大的打击,使她得了抑郁症,放弃了工作,婚姻,家庭也解了体。她独自一人搬回了家乡,买了套房子,独自居住。我联系到她,到了她的公寓,20年来,第一次见到她。她还是显得很年轻,依然是从前的样子,岁月并没有给她留下多少痕迹。同去的还有另外两个同学,她显得很开朗,看起来也很快乐,笑声不断。但当我们要合影时,却说,她再也不想照相了。她告诉我们,过去一年中,大半年都在外面。全中国,北到漠河,南到海南,除了新疆,西藏,她都跑遍了。独自一人开车,行程十几万公里。想到哪就到哪,喜欢就住下,住够了就上路。谈及未来,她问:赚钱对我还有意义吗?现在追求的就是快乐。下一步,打算去美国自驾游,行遍美国。看得出,她还是很坚强的,在自我恢复,以自己的方式。还是当年我熟悉的那个外柔内刚的女生。女人,有时真的很坚强。

中国的一胎化政策,害人啊!如果她有第二个孩子,情况会好很多。

10。中国最好的职业

同学聚会后,又去了深圳。这个话题来自和同学G在深圳的对话。同学G现在深圳自营一家公司,也是有几套房。
由此可见,房子就是现在一般中国人主要的财富储存方式。G也参加了同学聚会。

同学G问我:你知道现在中国最好的职业是什么?

没等我回答,G补充:"公务员不算,你别看A很牛,这说不清楚,难说什么时候就栽了。"

于是我说:企业家。

G:企业家不能算职业。我明白他的意思是指英文里的"professional"了。

我老套路:医生。在海外听了很多国内的牛医嘛--红包,回扣。

G摇头,不是。

我再来一个:律师。美国律师,医生都是很好的职业。

G再摇头。我就反问,哪你说是什么?

G说:大学教授。G看我不信,就给我解释。

要博导。记得教授K否,当年曾教过我们。后来,01年,我又考回去,读了他的研究生。

以他为例,大学博导,收入就讲主要三块:

1.研究生。他带三十个研究生(一年十个),每个人,学校(国家)一年给他15,就是45万。

2.科研。每年从国家拿几百万科研经费,提成等等又是四五十万。

3.走穴。深圳都有我校的分校。经常有人请去讲课,除包路费食宿外,讲课费一天最少一万。一年也是几十万。

这还不谈他的工资,补贴,福利住房等其他收入。一年一百五到二百万。我读研究生时,每年78两月,K就提前打招呼,别找我,全家去国外度假。全家国外度假两月,怎么也得要十几二十万。

再给你个例子,记得教授J吗?同学D七,八年前,还在开着国产车时,J就开进口车了。

补充一下:教授K是个老海龟,二十二年前,加拿大公派硕士毕业海龟。

这当然算G的一家之言。但后来对照我知道的另一例子,还是很有道理。

前面曾提到个中青年教授。不仅把自己老婆招为自己的研究生,而且在所有论文,成果中,都加上老婆的名字。所以,老婆也早早地提了副教授。医生,不是自己开的医学院,律师,不是自己开的法学院。所以,除了公务员可以把老婆也弄成公务员,就只有教授能把老婆也弄成教授啦。

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。想当年,谁都不鸟的教授职位(研究生毕业,没一人愿意留校),居然成了头名。当年的头名,外企白领,已不能上榜了。

11.香港人现在很谦虚。

在深圳呆了一天,一直跟G在一起,G又聊了不少。以下都是G讲的。

十年前,深圳人相当崇拜香港人,台湾人。要是能嫁个台湾人或香港人,就觉得荣耀的很。现在,对香港,台湾,基本没什么感觉,但对美国,还是比较崇拜。

有个香港人,很熟悉。在工厂里当总经理,十年前,每月工资就是四万多港币,那时港币还比人民币值钱。那时,那家伙很拽的。

后来,金融危机,工厂倒闭,重新找份工作,每月才二万多港币,现在,他非常谦虚。

Comments